中国在援助物资上写了什么?网友:堪称“世界诗词大会”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

志愿者与重组新冠疫苗研发者陈薇院士(左)合影 受访者供图

近期,针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中国原罪论”、“中国延误论”、“中国产品质量低劣论”、“中国掩盖疫情死亡人数真相论”,并称中国把抗击疫情中的对外援助作为开展“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的工具,想填补美国领导力缺失的真空,怀有地缘政治图谋。

不过,国产埃博拉疫苗后续并未投入大规模使用。据财新报道,康希诺对此的解释是该疫苗作为应急使用及国家储备,全球库存及应急用途市场有限,因而不会产生重大的商业贡献。

姜世勃也在文章中举例,针对另一种冠状病毒——猫传染性腹膜炎病毒开发的疫苗曾增加了猫罹患该疾病的风险。他呼吁,监管机构必须继续要求疫苗开发者检查动物研究中的潜在有害反应,而且先对健康的人类志愿者进行谨慎评估,先了解其是否对任何冠状病毒有抗体,才能招募参加疫苗安全性试验。

在3月1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曾表示,我国将坚持把疫苗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按照科学规律办事,对于疫苗的上市也有着严格的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要求。

法国一位专家撰文指出,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围绕新冠疫情进行一场“宣传战”。依我看,如果有什么宣传战的话,中国是以事实为依据,宣传自己的抗疫成就,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则是无视事实,编造谎言,糊弄本国民众。

值得注意的是,mRNA-1273跳过了动物实验,直接进行人体试验。对此,Moderna公司首席医学官Tal Zaks的解释是:“我不认为在动物模型中证明这一点,是将其用于临床试验的关键途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正在并行开展非临床研究。”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刘沛诚介绍,该公司曾在国家支持下开展SARS冠状病毒疫苗研制工作,当年采取的技术线路是灭活疫苗,并于2004年1月19日获得国家批准进入Ⅰ期临床研究。近年来,他们先后针对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甲型H1N1流感和EV71所致手足口病等新发、突发传染病开展了疫苗研制和相关研究,为新冠疫苗研制提供经验和基础。